首页 >> 两个战场关系

pk1o计划全天五码两期版: 专访 演员李光洁:能反映心情的就是好照片李光洁摄影演员

    以下为新浪图片对李光洁的独家采访    Q:您曾在2012年获得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华夏典藏奖,那张照片很多网友都很喜欢。

对你来说,怎样才算是拍到了一张好照片?  A:那个奖在我看来是一个鼓励,希望更多的人去拿起相机。 我觉得在拍照的那时那刻,不管是拍人还是其他被摄体,(拍到一张好照片)都是比较“玄学”的事,而衡量一张照片好不好,就看它能否反映心情或者现实。

  Q:第一次接触摄影是在拍戏期间在导演张黎的建议下买了一部相机开始拍照,这些年中,有把拍过的照片给张导看过么?  A: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拍到过得意的作品,拿不出手(给他看)。 因为当你看到的越多,就越会觉出自己的渺小。 一开始还觉得自己拍得挺好的,但看过更好的照片之后,尤其是一旦进入某一个领域后,越往里走,越觉得自己拍得不行。   Q:听说你在片场也拍了不少照片,有将这些照片整理出版的想法么?  A:还差好多,我整理完了之后发现自己只有那么一两张满意的。

可能等到我6、70岁,会把这一生我拍过的,跟我的工作相关的、跟拍戏相关的照片选出来出一本影集吧,因为现在还是积累的过程。

希望我能活那么久哈哈哈。

  Q:你的作品中人像、风景都有涉猎,最近几年又开始接触水下摄影,是在刻意避免拍摄相似的东西,还是再探索更多的可能?  A:尝试更多的可能吧,往大了说这叫生命的意义,往小了说这能让人生活得更有意思。   Q:是怎样的契机开始潜水这项运动,并开始接触水下摄影的?  A:有一次在青岛拍戏的时候被水淹过,所以我一直都很恐惧水。 我一直想找到一种方法能够摆脱这种恐惧,唯一的方法可能就是直面它,所以我就决定去潜水。

但是真的爱上这项运动之后,就觉得自己好像打开了一个宝库的大门,我发现这里面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兴趣、自己不知道的另外的世界。 就是潜水之后,大概2012/13年,开始接触了水下摄影。   Q:是通过怎样的方式开始与“壮美极境”团队合作的呢,感觉如何?  A:从去年就开始合作。 因为我曾跟保护鲨鱼的野生救援活动合作过,去年就有一个摄影展在嘉里中心举办,然后逐渐开始跟“壮美极境”接触。

  首先我觉得所有的不管是关注什么方面的公益组织,都是非常伟大的一群人。 在和他们接触之前,我只觉得拍戏是我的工作,我通过自己的工作来换取酬劳,来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 当接触过这些公益组织之后,你会发现他们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了他们自己。

  Q:我们有看到您拍摄的一张关于鱼群的照片也在“壮美极境”影展中展出,为什么选这张照片?可以分享一下您的拍摄经历吗?  A:其实那天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潜水员到那个潜点去拍照,那个鱼群叫“杰克风暴”,是当地很有名的一个景象。

那天拍摄的时候等了好久,直到听到有人敲气瓶,我一回头才看见那个鱼群,然后就感觉,潜水员比鱼都多,我觉得这应该是潜水员风暴。

这也说明一个问题:水下这些东西越来越少了,看见个什么东西大家就变得特别激动。 有一次也是潜水,我看见一堆人围在那拍照,就想知道他们在拍什么,当我游过去,发现他们在拍一只龙虾。   Q:这几年参与水下摄影的过程中,你怎样看待海洋目前的状态?  A:(鱼群)越来越少,(破坏)速度非常之快,不是像我们想象的我们的后代看不见,而是有可能我们这一代也看不见了。

可能不会用太久时间,这样的景象只能在图片或者视频里才能够看见。 那时如果你看见这张照片,你想看看这些鱼群,心想“这个地方在哪儿?”当你真的跟小伙伴们买机票去了,你可能在水下什么都看不到。

  有些朋友说,你们应该拍一些特别混浊的那种照片。 我想,当然需要有一个反面的图片去对比,但更多的还是让大家看到这些美好的东西,告诉大家这些东西很可能会全部消失。

  Q:也就是说未来几年内海洋和环保的摄影可能是你的创作重心之一?你会有去创作这种对比作品的想法吗?  A:我听说公海里有一个三、四个洋流汇集的地方,存在一个上百公里大小的水上垃圾场,那里属于一个“三不管”地带,哪个国家都不管,也没有办法去清理,全部都是塑料等无法降解的垃圾。

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想拍在飞机上看到的一个硕大无比的垃圾场的(照片),我觉得那应该会挺震撼的。   但这不是我自己买一张机票就能去拍的,肯定要和机构、公益组织或者是政府等等合作,大家一起去做,不是我一拍脑门就去,然后拍完照自己发个微博而已。

  Q:对于入门学习水下摄影的人,您有什么建议和忠告吗?  A:注意安全,最基本的忠告。

一注意深度,二注意气量,但是别一开始觉得大的器材才显得专业。 先从小设备开始吧,比如Gopro,因为它方便、小,当潜水经验没有那么丰富的时候,大器材反而会限制你的行动,比如在追鱼群的时候,器材太重就不太能游得动,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大器材还会束缚你的双手。

如果Gopro用熟了,可以再换稍微中性一点的,随着你的经验越来越丰富,你可以用更大的拍摄设备。

  Q:会固定规划一些时间来进行摄影创作吗?  A:因为我不是一个职业摄影师,所以没有这样的规划,而且现在拍照太方便了,手机就能拍,拍得不比相机差。

当你(把拍照)这件事养成习惯之后,你看到某些景象就会下意识地拿出(相机)拍,不管你手边是手机还是专业的相机。

  Q:据我所知,您的朋友演员黄觉也很喜欢摄影,前段时间你们还在微博上互动过。 私下里会不会和黄觉老师一起探讨摄影技巧、互相取经?  A:老黄很厉害,我看过他的片子。 大家不是很喜欢聊这方面的事情,就比如说我跟老黄、老郭(郭京飞)、老雷(雷佳音),其实我们朋友之间都不会太聊去哪拍照了、去哪潜水了、更不会去聊这些技巧性的东西。   Q:这几年参与海洋公益活动的过程中,你对海洋环保的现状持怎样的态度?  A:我们对环境的保护不是要用悲观或者乐观这样的观念去解决问题,而是力所能及地、从我做起地做事情。 确实有时候看着水下那样的情况觉得挺沮丧的,但是你要想到的还是:我应该怎么做呢?应该怎么去完成这些呢?怎么达到自己想做的这些呢?。

标签:两个战场关系,欧洲人口多嘛,高铁横梁跨度